JuliaParker

波德纳多的流浪诗人

日常☝️点胡思乱想


看了一个lydtt的视频,关于交朋友为什么这么难[二哈]有两个点说的都挺在理,一个是如何和朋友保持联系,一个是降低自己对新朋友的期望值

[二哈]之前有一段时间疯狂的想认识新朋友,但对于我这种话题终结者来说,和不熟的人聊天真的挺苦手的,所以一般不敢主动找人聊天。三次元是这样更别提网络交友了。然后和很多人就在不知不觉中失去联系。


但是因为刚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真实例子就是,一个因为追星认识的小姐姐会想着给我拍白宇的广告牌真的让我受宠若惊。

所以就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像视频里说的一样,太关注自己[允悲]导致很难交到新朋友

哭惹,从缝隙中看宇哥

善良的人得不到好结局,相爱的人没法在一起

原罪真的太会捅刀了😭

枪与玫瑰,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出来😭

我只在摸鱼的时候灵感爆棚,这两天闲下来反而写啥都不如意,修修改改不太想发

而且今晚就大结局了,怕是要BE……我好难过啊

啊我今天看了一个拉郎,黎簇x章远

卧槽我嗑爆!

磊磊真是新生代总攻(

谁都能A


【陆池】枪与玫瑰(单性转,存梗

我想看大姐姐池和警校小狼狗陆离!


夜店经理池小姐遇到刚毕业的见习警察小陆警官


因为性子太轴被人排挤,小陆警官被同僚坑到夜店喝了加料酒,躲厕所被池小姐看见,池小姐以为是吸毒,追上去了!然后小陆警官就接受了来自社会人池姐姐的爱的教育(


陆一开始以为池是陪酒女,还跑到夜店保护她,有人找麻烦就亮警官证,看池穿v领像个花蝴蝶一样就吃醋把人拽走。


好想看小狼狗被大姐姐撩得急眼!又舍不得伤害池姐姐的样子!


我考完试啦啊啊啊啊啊啊🐎的还有半个月才能回家,我好想回家啊

[原生之罪]陆池陆,猫舌头

池震和陆离坐在大排档里准备解决晚饭,因为在警局写结案报告写到很晚出来的时候各种馆子都已经关门了,只能随便找个摊将就一下。不过池震也不挑,昂贵的西餐他会品,路边的小摊他也能享受,而陆离更不用说了,离婚的单身男人啥都不挑。


没有点酒,因为警察叔叔可不能知法犯法,二人点了一锅艇仔粥,两盘炒粉,几样小菜。


排挡老板是香港人,一手炒粉做的是一绝,鸡蛋仔都在局里夸过好几次了。


吃着吃着,池震发现陆离喝粥的样子很怪,他先是舀起一勺粥,吹几口,伸出舌尖卷起一点白粥吸进嘴里,有时候吸的快了,一大口粥在嘴里又烫得他张着嘴喘气,反复呼吸好几下才能咽下去。


池震都快看呆了。


陆大队长,原来你是个猫舌头啊?池震憋着笑问到。


陆离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池震看他翻白眼觉得更好笑了,一个没憋住,白粥从鼻子里喷了出来,还呛到气管,让他咳个不停。


陆离嫌他恶心,但还是给池震拿纸糊在鼻子上想给他擦干净。


池震抓住陆离的手,就着他的手擦干净脸,说哎陆离你可真像只猫啊。


陆离说,你又不是老鼠,你怕什么。


我是不是老鼠,但我想做个铲屎官啊,这句话池震没说出口。

[原生之罪]声名狼藉02

我真的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说实话我一直在想赵一的设定,我是想在她身上体现池震和陆离的挣扎,即有孤身一人寻求正义的坚定,也有回头面对罪恶的身世的迷茫,然后通过她,陆池两个人能找到自己的出路,我一点也不想看他们BE😭董令其这个糟老头子不要再祸害他们了呜呜

以及,接着求评论!😭😭😭😭应该能猜出来赵小姐的身份了吧吧吧!以及这张陆池二人的糖有点少!只有池贤惠给陆大队长泡咖啡,不过之后会很多甜甜甜的互动的!

02

池震看着面前年轻的女孩,心里不禁感叹自己是不是老了,真是不懂现在年轻人的审美。

这个叫赵一的女孩瘦瘦高高的,一头齐耳的短发染得乱七八糟,还没退掉的颜色上又草草盖了一层,而且耳朵上还沾了色,让人看着就糟心。一双大眼睛画着黑色的烟熏眼妆,睫毛也刷了厚厚一层,左耳上挂着三个耳环右耳上还有俩,配着那身镶着铆钉的朋克服装和吊儿郎当的坐姿,整一个辍学混社会的小太妹。

看起来赵一是能干出来夜会陌生网友的人设,但池震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在陆离惹毛她之前,她的表现都太淡定了,而且说话也很避重就轻。

陆离也是同样的感觉,赵一身上有种矛盾的气质。在夜总会大厅时女孩的眼神有一瞬间让他感觉很熟悉,像他自己,那个还在警校时的自己,那个面对其他人嘲讽时的自己,那个面对张成海邀请时的自己。

所以陆离一直不出声,默默地观察着回答问题的赵一,终于找到了一个她话语中的漏洞。



女孩知道有人要杀火轮。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但面上不显,随意地说道,“啊,没有,我瞎猜的,那他也有可能是自己吸毒吸死的。谁知道呢!”

妈呀!这个狼人真是个瘟神,不愧是个队长,完全不好糊弄!

果然陆离完全没信,接着压着嗓子用威胁的口气说:“我觉得你知道,因为是你杀的他,对吗!他叫你来陪他,顺便想给你分享点好东西,没想到自己上头了,你拿了他的钱包和手机,给他注射了剩下的毒品,把他弄死了。”

……我气得差点蹦起来给他一拳!这个陆离!他知道个屁!我查这个火轮查了好久一直到最近半个月才跟他搭上线,他可是少数当初活下来的线人之一,我会让他死?!陆离他什么都不知道!哦,说不定他就是那种随便抓个人严刑逼供,强行结案的垃圾警察!

 

 

 

陆离和池震看着面前的女孩因为陆离的话突然攥起的手和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她的手因为用力,手背上青筋都凸了起来。

但就在池震以为她会突然暴起的时候,女孩迅速冷静了下来,她斜着眉毛,冷笑了一下,冲陆离轻蔑地说到,那陆大队长从我身上找到火轮的钱包和手机了吗,没有的话她可不接受任何的指控,他们也别想逼她就范。而且她还怼陆离,让他收收过剩的想象力,留着精力好好查一查火轮到底怎么死的吧。

池震摸了摸头上的冷汗,乖乖,现在的小孩真是初生牛犊不怕陆离,他用放在桌子底下手紧紧地把陆离的小臂按住,生怕他一个激动把女孩给揍了。不管怎样,他算听出来了这个女孩确实知道点什么,只是不愿意告诉他们,陆离是在故意激她呢。

“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了啊,感谢你的配合!等下我们要查监控和你的个人信息,核实你的证词,如果没问题你一会就能走了,你先在这呆会儿吧啊!”说完,他赶紧用手臂圈着陆离用身体挡住陆离的视线把陆离推出审讯室,生怕这两个炮仗看对方不顺眼一会再打起来。

池震关上审讯室的门,一回头就看到陆离站的离他很近,一双眼直直地望着他,黑黑亮亮的,陆离低声说:“她知道火轮会被杀,她不想他死,可能因为火轮身上有她想要的东西,但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池震不着痕迹的与陆离拉来一点距离,带着点调侃地说“哎呦,还用你说,我都看出来了,而且这个小祖宗是真的厉害,连你……连警察也不怕。”

陆离没出声,想了一下问温妙玲呢,怎么还没来。

说曹操曹操到,温警官下一秒就出现在刑侦局大门口。

“陆队,你要的资料和监控视频。”温妙玲递过来一个u盘和一打文件。

另一边,老石也验完了火轮的尸体,确认是吸毒过量死亡,没有其他任何外伤,而且老高也已经确认盛放毒品的针管上只有火轮自己的指纹。

“妙龄,你想办法查一下火轮的资料和人际关系。”陆离皱着眉头,边翻文件边分配工作,“池震,你查一下这个监控视频确今晚20:00前后还有没有其他人进去过203。”

 

 

21:10

刑侦局大厅

陆离合上手上关于赵一的资料,出乎他的意料,赵一的资料十分简单,她是桦城本地人,今年刚成年,之前一直在美国生活,直到前年也就是2016年才回国。赵一的母亲叫赵玉华,但父亲的资料却是空白,而且她的母亲也在去年去世了,车祸。看起来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又因母亲突然的离去导致孩子变得偏激叛逆,但绝不至于要去杀人,并且赵一看起来也并不缺钱。还有,赵一父亲的信息竟然连警察都查不到,那么赵一想从火轮身上得到的会不会是关于她父亲的信息?

那边池震也查完了夜总会的监控,20:00前后只有火轮一个人进入203,服务生送酒也只进去了很短的时间就出来,完全来不及杀人。这就奇怪了,他真是自己吸毒吸多了死了?那他的钱包手机呢?

但赵一的不在场证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他们没有理由再押着她,只能送她离开,池震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都什么鬼,这凶手竟然能一点影子都没留下,还整的完全像是意外死亡,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

秉承着想不出来,那就干脆不要为难自己的原则,池震走去茶水间喊鸡蛋仔去把审讯室里那位小祖宗送出去,顺便霸占了我们鸡sir的零食,而且还在鸡sir谴责的目光下淡定地给陆大队长泡了杯咖啡。

 

 



“鸡警官,你们这陆大队长不行啊,就会恐吓无辜群众,我觉得我的幼小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在往警局外走的时候看到陆离端着杯咖啡站在走廊一旁瞪着我,那眼神要多凶狠有多凶狠,但是我很开心,因为这一仗,我赢了!

虽然我也挺想这些警察能查出是谁杀了火轮,但看他们都把我当凶手的样子,我就知道指望不上这些人。

追查一年前那件事果然还是要靠我一个人。

只有我,没有人能帮我。

在鸡蛋仔叽叽喳喳的“我不姓鸡!我姓郑!我叫郑世杰!”背景声中,我随意扫视着整个警局,迈着胜利者的步伐往外走。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人,警局门口挂着一个警员信息板,板子上挂着所有刑侦局警员的照片,姓名和职位,有陆狼人的鸡蛋仔的小卷毛的,有刚刚路过那个姓温的女警官的,甚至还有一张空着照片的。

但最重要的是,在第一排的第二个挂着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照片。

 

他怎么可能在?!他不可能在这!!!!



TBC

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